在这里,希望的种子在发芽
发表时间:2019年05月20日
字体:

2018年9月,我作为人社厅支教队的一员踏上了去南疆支教的旅途,时光荏苒,转瞬间我来阿克苏地区库车县阿拉哈格镇英沙一村幼儿园支教已经是第二个学期了,不问苦乐,不问得失,有辛苦的付出,就有幸福的收获。在这短短几个月时间里,我深深地感受到了这里孩子的纯真和善良,体会着他们每一天的努力和进步,也深切的感受到了他们对我的喜爱。

还记得去支教之前,爸爸妈妈不断的提醒我要做好“受苦”的准备,当时的还很不以为然,想着不就是去带小孩子嘛,有什么难,可现实并非如此。一开始来这里想的是教育别人,但发现最后受教育的却是自己,孩子们用不断的努力感动并改变着我。

2018年9月14日,这是我来到一村幼儿园的第一天,激动与紧张的情绪包围着我,走进教室,眼前并没有我想象的那样一群孩子在哭哭闹闹,大家反而乖巧地坐在小板凳上,用着不是很标准的普通话大声喊着“老师好”,看到这一幕时心底涌动的更多是暖流,我也更加强烈地意识到身上所肩负的使命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与孩子们之间没有了一开始的生疏,现在的他们会主动跑过来拉着我的手让我陪他们玩游戏开心了会过来抱住我亲我的脸有好吃的会主动和我分享;看到漂亮的小花会摘来一束送到我的手里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我看着他们成长,感受着这一点一滴的温暖,体会着他们对我发自内心的喜爱和信任。

【我的双胞胎“小翻译”】

在班里我还有两个得力的小助手,他们就是我的“小翻译”帕提玛和维赛银。一开始接触时,他们两个并没有很突出,也不爱说话,更奇怪的是他们总是对我避而远之,这让我很纳闷,直到有一次帕提玛和维赛银主动跑到我跟前用不是很标准的普通话你一句我一句地向我告状“老师,她们两个在玩。”“老师,他说话了”时,我感到很惊讶,平日里不跟我接触的姐弟俩为什么突然愿意跑过来跟我说话?让保育老师一问才知道,原来一开始他们觉得我是个很凶很可怕的老师,害怕我会训他们,后来觉得我其实也是个可爱的老师。有了这两个“小翻译”,上起课来也顺利了许多,每当其他小朋友因为听不懂我说的话而一脸懵的时候,我都会向他们“求助”,通过我们的完美配合,班里小朋友的国语水平已经有了明显的提升。

【让人又气又心疼的“捣蛋鬼”】

阿不都拉是一个既让我头疼又让我心疼的孩子,他与其他小朋友最大的不同之处是,他是唯一一个不怕老师的孩子,在排队做操时其他小朋友都会安安静静地站在队伍里,而阿不都拉则开启了“疯狂模式”,满校园到处乱跑,我不得不与他开展一场“追逐大战”;别的小朋友都在午睡,他却要和老师玩“躲猫猫”游戏。别看他平时调皮捣蛋,其实也是个让人心疼的小朋友,有一次他发高烧,因为无法联系到他的家长,我只能采取物理降温的方式给他降温,那天的他无比安静,也比平时更依赖我,睡觉必须拉着我的手,喝水也必须我端着水杯喂他,看到他虚弱的样子,当时想就算他能像平时到处捣蛋我也很开心。在那之后,我无意间得知了阿不都拉的家庭情况,原来他从出生开始就是由两个姑姑轮流抚养的,由于早产,导致他现在身体弱又容易生病,从小没有感受过父爱和母爱,我不知道在他幼小的心灵中留下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的爸爸妈妈没有陪在他的身边,但我想告诉他的父母:你们有一个可爱的儿子在等你们回家。

【内心脆弱的“爱哭鬼”】

“爱哭”其实是帕孜来提一开始留给我的印象,刚来幼儿园的两个星期这个小姑娘的脸上永远挂着泪珠,只要别的小朋友说她一句,她的眼泪立刻像决堤的洪水不停地往外流。我对她印象最深的是她爷爷奶奶带她来幼儿园的那天,帕孜来提的奶奶把她送进教室之后就主动要求和我聊一聊,因为语言沟通困难我只好让我的保育老师给我当翻译,之后的事情我可能这辈子都忘不了,帕孜来提的奶奶抓着我的手,说着说着就哭了,她说:帕孜来提从小是跟着他们长大的,他们年龄都大了,而她还小不想让她跟着他们受一辈子的苦,他们想让帕孜来提学文化学知识,将来能出息,希望我能好好教她,就算是送礼他们也愿意。听到保育老师翻译到这,我的心都揪在了一起,这个奶奶是有多么无助才说出这样的话,又是对我抱有多么大的信任才肯袒露心声,我赶紧让保育老师帮我翻译,告诉她,幼儿园就是帕孜来提的家,让她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帕孜来提,好好教她学知识的。现在的帕孜来提已经是一个爱说爱笑的小姑娘了,我也真心希望她的未来能像她脸上绽放出的笑容那样灿烂。

一路走来,我看到孩子们的点滴变化与进步,每个孩子,每一个片段,串联在一起都是我和孩子们一起成长的见证。孔子云“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教师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的影响力是不言而喻的。孩子是祖国的未来,作为一名支教老师,我有义务给每个孩子加足满满的正能量,将爱心、知识和温暖带给这些可爱的孩子们。

(自治区人社厅2018年新入职公务员 尹苗苗)

 

,